哈哈,懂的自己猜.

是从一个霹雳坛子里转来的,好稀饭的说~>3<~

1.给各个威胁中原苦境的反面势力: 素某也是人啊,虽然岁数大了点。你们也要知道尊老爱幼,一会一个魔界一会一个地狱岛,劣者也是分身乏术。你们以为我死了又活活了又死很好玩么? 已经有很多分身,想不出再分个什么样的分身的素还真留

2.给视力不好的赦生:吾知道汝是为了修习功法才将汝的双眼封印,不过汝也不能见到一个红色头发的人就叫爹亲啊 被九祸女后盯了一天的吞佛留

3.给心机师兄: 师尊教导我们要有心机,可是你也不能因为没有了交通工具就耍心机把兄长害的被母后骂一顿吧 认为你心机过剩的赦生留

4.给该死的污点: 你大爷我算是领教你的心机了,不就是把雷梦娜借走么,你居然把本大爷我以前烧了你头发的事告诉女后! 怀疑你们有JQ的螣邪郎留

5.给无间状态的徒弟: 吞佛,吾记得吾当初教导你,捅人就要捅那些和尚,为什么你连吾一起捅了?! 死不瞑目的师尊留

6.给喜欢虐待的圣尊者: 魔也是有自尊的,汝觉得汝把吾又是针戳又是洗脑的,吾就不会捅汝了? 给汝个捅汝的理由的吞佛留

7.给万圣岩的白金和尚: 一步莲华,你看你把吞佛的脑子洗的,连该捅的和不该捅的都分不清了! 被洗脑失败的吞佛给捅死的袭灭留

8.给同样发色的朱皇: 吾认为朱皇汝应该把发色给换了,吾已经被赦生叫了20次爹了! 认为自己还很年轻的吞佛留

9.给半斤八两的二哥: 你叫我不要待在魔界,说是为我好。但为什么你那个好友就是魔界的朱皇? 认为你和我差不多的月漩涡留

10.给喜欢来蹭饭的剑子好友: 汝以为汝每次来吾这里蹭饭吾都没有记帐么?等会吾就叫仙凤把那些帐单寄到豁然之境去。 已经有一屋子帐单的龙宿留

11.给暴力的佛剑好友: 吾知道汝疾恶如仇,但是汝总不能每次拆了别人的房子,叫别人把赔款清单寄到吾这里来吧? 认为自己已经快变成穷人的龙宿留

12.给不认为是自己老婆的色无极: 请你不要在我穿女装跳舞的时候叫我相公好么? 认为自己性向正常的蝴蝶君留

13.给冷到极点的宵: 吾觉得吾不是百科全书,所以汝也不要总是缠着吾问为什么! 已经要抓狂的吞佛留

14.给已经拆伙的素还真: 我也一把年纪了,每次和你在一起,不是伤就是死。为什么你死那么多次都能活回来,还要我跟你一块死?!你死没问题,我死就回不来了。 认为自己不是不死系的谈无欲留

15.给莲华好友: 吾知道天波浩缈是个好地方,不过吾这里不是避难所。吾不想每次在喝茶的时候被一脸怒气的善法天子问汝在哪里….. 觉得汝太能惹天子生气的苍留

16.给烧了剑冢的策马: 策马天下你下手也太快了吧?预言说我可能没死呢,你怎么就把我住的地方给烧了? 觉得自己还没死透的师九如留

17.给忽男忽女的蝴蝶君: 我知道当初在笑蓬莱叫你扮成凤飘飘是我失策,可是你能不能在扮成凤飘飘的时候,不要拿出你的蝴蝶刀去砍人好么? 认为你换角还没有炉火纯青的公孙月留 18.给命太厚的六祸: 当初决战的时候,你不也和我一样伤的很重?!为什么你能复活,装备还升级,而我到现在还没埋在乱石堆里?! 认为自己也能复活的燕归人留

19.给魔化的叶小钗: 劣者上次为了阻止你的疯狂行为,你又害劣者浪费了一套衣服.到现在劣者还没回去.等劣者回去,你一定要给劣者一个口头解释! 相信你魔化后就能说话的素还真留 20.给有人格分裂的一剑封禅: 请你每次在回答我问题的时候,你的两个人格答案统一一下好么?比如我问你你是不是吞佛童子的时候…… 认为你还有的救的剑雪无名留


 

笑死我了,谁编的,太有油菜花了.

作者:玖羽 出处:天极网动漫频道 责任编辑:赵时伦

LEGEND OF SOUND HORIZON
  驱驰在音乐的地平线上(连载)
  番外篇 :为世界带来革命的故事

文、同人图收集提供 / 玖羽

  不知不觉地,已经过去了半年。在这半年中,虽然发生了许多事情,但《驱驰在音乐的地平线上——幻想乐团Sound Horizon的传说》本篇还是顺利地连载完了。我希望,本文对大家而言,会成为一篇有所帮助的指南;而它对我自己而言,也是我把我对Sound Horizon 的爱做一个系统整理和总结的产物。能得到这样的机会,我实在深感幸运。最后,我想在本期对Revo作曲的方法论进行一次整体的分析。我下面要说的这些,都是在我头脑中萦绕、酝酿了很久的东西;但不管怎么说,它也是我极其个人的想法。所以,诸位读者,如果你觉得我说的有道理,那是我的荣幸,如果你觉得我的分析有错,我也希望这些想法至少能成为你今后分析 Sound Horizon 的参考。那么,就是这样吧。

【追本溯源】

  要分析 Revo 的作曲方法,就必须从他的起点说起。我们都知道,Revo 的起点是做游戏配乐的同人改编 ;但是,他在改编音乐的同时,也在给音乐写上自己的故事。正如我在一开始所说的,对于他以后走上物语音乐的道路,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起点。虽然我们无法得知他到底是“给写好的音乐配故事”还是“给脑中的故事配音乐”,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他的创作可以概述为如下的过程 :

  构建意境→创作音乐→书写故事

  为什么说这个起点非常好呢?关键是,Revo 不是一开始就凑歌词进去,而是写一个故事来配曲目,这是他叙事性的根本来源,他的歌就是要讲一个故事 ;这一点,再加上 Revo 那高超的作曲技术(他简直是什么声音、什么词都能入歌),歌词对他来说就只不过是多种叙事手段之一而已了。正是从这里,他渐渐地发展出了后来成为 Sound Horizon 最主要魅力之一的“镜头感”。

  从最早 Web 公开曲的时代到《Chronicle》,Revo一直以这样的方式锻炼着作曲水平。然后,就到了《Thanatos》;在这张专辑里,Revo 第一次给他的歌曲加上了唱词。但是,和后面的专辑相比,《Thanatos》有一个根本性的区别 :它的每一首歌都只是“一段配乐”,说得明白一点,只不过是把原来的故事写成词而已,除此之外,在方法论上几乎没有变化。从《Chronicle》走下来,这是 Revo 必然要经历的一步,从这里发展到《Lost》,出现的变化就顺理成章了。

  在 Sound Horizon 的创作经历中,《魔法师Sarabande》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Revo自己也承认这一点 ;《魔法师Sarabande》可说是他第一次把“许多段配乐”整合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也就是说,他不是把“一段配乐”单纯地写成“一个故事”,而是把它写成“舞台上的一个场景”,或者“故事里的一个镜头”。从《Lost》往后,Revo的歌基本上都是“一段段配乐”的综合,然后,他再给这些“配乐”配上歌词、台词,使之变为一个完整的故事。

  正如 Revo 所说:“……在这张《Lost》里,我第一次有意识地挑战比较长的歌曲。尤其要提一下《魔法师 Sarabande》这首歌,它一口气超过了六分钟。在这个时候,我开始慢慢地摸索到如何用歌曲表现故事的方法了;只要顺着故事的发展方向让音乐不断展开,就能自然而然地做出六分钟左右的长度来。当然,用音乐编织故事的方法不是只有这一种啦,但从那以后,我就更加留意这种方法,以及它蕴含的那种可能性。也正是从这时起,我开始有了制作庞大作品的理想。 ”

  “庞大作品”,那当然就是《Chronicle 2nd》。

【风格的确立和演化】

  自 Revo 在《魔法师 Sarabande》中找准方向之后,从《Chronicle 2nd》一直到最新的《Moira》,他一直在这条道路上前进着,这期间的所有作品,都是他在这个方向上进步的象征。

  就剧情来说,若把 Sound Horizon 的一首歌不仅视为一个故事,而且视为戏剧中的一场或连续剧中的一集的话,就可以看出,这一场可以分为一个个连续的场景,或者更准确一点,“镜头”,每一个镜头的基础都是上述的一段“游戏配乐”,其内容就是歌词和台词。无论是人物配置还是情节编排,可以说,Revo 都是有意识地以“一个镜头”的原则处理的。至于分割镜头的,则几乎全是旋律加大段旁白,这一点从《Chronicle 2nd》开始就比较显著了,进入第二期之后,Ike 那些在歌曲中不断插入的英文旁白很多都是做这个用的。

  在“镜头”中,Revo 叙述剧情的方式多种多样——音乐、音效、歌词、台词、歌词中的隐藏含义(为此甚至不惜采用大量外文和晦涩的词句)……把这些综合起来,就可以给予一个镜头相当的深度,而把所有这些镜头编辑起来,就是一场戏,把所有的戏连起来,就是一部戏剧,或者一部电影。Sound Horizon的音乐公认“视觉感很强”,这是本质原因。在《Chronicle 2nd》的时候,这种手法才刚刚开始尝试,《Moira》是他目前达到的最高境界。

  这一发展过程可概述如下 :

  纯粹的配乐改编→用配乐作歌→把配乐搭配起来作歌→用配乐搭配歌中的一段场景→用配乐搭配歌中的单个元素

  可以看出,这是一个逐渐深化、细分的过程。《Moira》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那就是 :每名角色、乃至每个元素都有其专属的旋律,在歌曲中,即使不听歌词,一听到这段旋律就知道是在讲什么。有人说这是 Revo 在学瓦格纳的“主导动机”——据知情人讲,Revo 早年在混 BBS 的时候,确实曾表现出对瓦格纳很熟悉的样子,但一方面,“主导动机”的使用如今已很普遍了,在前卫摇滚里也有一些,另一方面,如果真的这么说,未免有点故作高深。

  那么,这种所谓的“游戏配乐”、“主导动机”,到底是什么呢?

  说白了,就是 BGM。

  不要忘记,Revo 毕竟是做游戏音乐改编起家的,他的改编经历对他的风格也有很大影响 ;事实上,在游戏中,不同的情节、不同的角色要对应不同的 Theme,这也是一种基本手法。——在剧情的推进中,每当同一人物出场,相同的 Theme 就反复出现,这不就是游戏里常用的吗? Revo 所做的,只不过是把他脑中的各种旋律设定为各种元素的“主导动机”而已。这一过程加到前面的概述上,就是 :

  构建意境→创作音乐→书写故事→分配旋律→共同演出

  至于具体用哪些旋律来分配,那就很自由了。只要 Revo 脑中的素材库里有合适的,他就会抽出来用 ;比如,在《圣战的伊比利亚》中,他就至少使用了一段过去 Web 公开曲的旋律。这首曲子叫《Blue Crowd》,收录在光盘里,你们听一听就明白了……

【详细剖析】

  在这里,我选取《Moira》里的《亡者们的故事》这首歌(它很有代表性),详细剖析,给大家展示一下 Revo的做法 ;

点击放大此图片

点击查看大图

点击放大此图片

  从以上表格中可以清楚地看出,这首歌在“镜头的运用”上非常讲究。整首《亡者们的故事》在情节上基本可以分为三大段,段与段之间均由较长的一段英语念白隔开,段尾还有一段很长的过渡旋律。

  第一段的内容,是由 Eleuseus 的视线带出世事的发展,同时交错着 Leontius 的故事 ;特别是在场景切换的时候,用“与此同时(Meanwhile)”隔开的那两段令人拍案叫绝,简直就像蒙太奇一样。

  第二段集中描述双子的感情。在这里,Elef和 Misia 的感情,与其说是用歌词、念白表达的,不如说是用旋律表达的。正如表格中的说明,这三段旋律分别都是其它歌曲中相应“主导动机”的变调。把这些旋律与原歌中相应的部分一作对比,就能发现,其间的联系简直是呼之欲出。然后,第三段就顺理成章地将主题升华到对整个世界、对人类命运的关照 ;看到这里,不得不感叹,他的手法竟然已经这么纯熟。

【舞台上的演员,舞台下的演员】

  最后,“镜头”处理好了,那镜头里的“演员”呢?——我在前面说过,Revo作曲的最大特点,就是一句话 :

  他把歌手当乐器用、把乐器当歌手用。

  说得更详细一点,就是 :Revo 不仅给“镜头”中的每一个元素都指定了对应的旋律,而且,更给它们指定了相应的乐器或歌手。第一期,当Aramary还在的时候,由于Aramary本人“108面相”的天赋,这一点并不明显,Revo 只要让Aramary 去“演绎这样的角色”就可以了,最多和 Jimang 搭配一下。但当 Aramary 走后,新歌姬没有一个能像她那样独挑大梁,于是,Revo 就使用了另一个极端的做法 :没有一个歌姬能成为主角,所有人都只是“镜头”中的一个元素。

  如果读者看过前两期上 Revo 对新歌姬的评价的话,应该会记得这样一件事 :Revo 把Yuuki的风格称为“阴”,而把 Kaori称为“阳”。这是相当有代表性的一句评价 :在第二期里,Revo每作“一个镜头”的曲时,都要考虑到“这个镜头”中的所有元素,然后,再根据这些元素,挑选适合的歌姬演唱 ;与此同时,他也要照顾歌姬的个人风格,把她负责的“元素”调适到和她完全相配。就拿《侵略者、被侵略者》这首歌来说,一开始“凯尔特伊比利亚人”那八句一定要由 Kaori 领唱 ;华丽的“听着教堂的钟声在背后鸣响”两句正好适合 Remi ;而“为什么人类总是无法斩断”一段则是为 Yuuki 量身打造的。无论把谁的角色调换,都会出问题。等到《Moira》的时候,他甚至按照六女神每个人的唱法不同,为她们分别安排音阶调位、负责的段落、在 Live 上站的位置……说实在的,把歌手用到这个份上,已经和使用一件乐器没有区别了。

  另一方面,舞台下观众的反应也是“镜头”中的一个要素。最突出的例子,大概就是《圣战的伊比利亚》里用观众代表千军万马了吧……同样地,Revo 在作品中的一些地方能把乐器、音效提到叙述剧情的主要地位,你能说它们在这种时候不是一名特殊的“歌手”?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不禁想到,这一切的变化,全都是 Aramary 离去这一件事的产物。可以肯定,如果 Aramary 不走,Revo 的第二期作品绝对不会和现在一样 ;由 Aramary 一人演绎许多角色的作品和由许多人担纲全部元素的作品,它们之间到底会有怎样的差别呢?可惜,这一切都只能寄于幻想了……

【关于同人音乐的创作 :一点题外话】

  文章写到这里就该结束了,Sound Horizon和 Revo 的传奇故事也已经在《二次元狂热》上歌颂了好几期。可以肯定,在所有的读者、所有的爱好者中,必然会有人对此心存向往、想去尝试这条道路。事实上,在日本已经有不少这样的例子了 ;就 Revo 的风格而言,虽然我不是搞音乐的、没资格说这句话,但我还是想借这个机会表达一下我的看法 :

  千万不要学 Sound Horizon。

  什么意思?并非说 Sound Horizon 不能学或不值得学,但是,想要学它的人,一定会面对两个问题。首先是技术问题 :Revo 这么玩,是建立在他那高超的编曲技巧的基础上的,没有他那种程度的能力就学他,结果只能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下一个问题,就涉及到更深的层次了 :你为什么要学他?

  如果这么问的话,说不定会有人回答 :因为 Sound Horizon 成功呀,因为我喜欢它呀……但这些都不是理由。无论你做什么,包括采用“物语音乐”的形式、包括各种技巧上的尝试(比如整张盘全用造语)……都要先厘清一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你只是“为了想学它而学它”,那这就属于“为干某事而干某事”,没有任何意义。

  要注意,我也不是说完全不能像 Revo 那么做,但是,如果这么做的话,就必须出于“一定要这么做”的必要。而且,表达自己的感情有许多种方式,具体选择哪种,要根据实际情况决定,不是你想做什么就能随便做什么的。

  无论做同人音乐还是做什么事情,首先都要明确自己的目标,其次就要找出到这个目标距离最短的一条路。如果真想做一番事业,这是最起码的 ;何况,Revo 的技术门槛很高,对于底子不足的人来说,贸然去学他,在客观上也有害无利。再者,退一万步说,你即使把Revo 学得惟妙惟肖了,最后也只不过是一个“Sound Horizon的亚流”,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其实,Sound Horizon 留给同人音乐界最珍贵的礼物是:它开创了把故事和音乐做成表里一体的一种流派。Revo 的场景描绘已经到了非常成熟的境界,万般皆可成景、万般皆可入情;《Moira》虽然不是我个人排名最高的一张,但的确是表现得最为完满的一张,任你在同人或商业的音乐市场上,都不可能找到一部像这样满满当当将近 80 分钟、如舞台剧般鲜明的音乐作品。与此相比,活用音效、叙事性的歌词等等,都只不过是它的一些表层特征。

  日本有一个名词,管那些 OST 的作曲者叫剧伴作曲家。借用一位朋友的说法,剧伴作曲家是比音乐家更难做的 :不理解剧情,就没法做出和场景相配的音乐。好的剧伴,即使把音乐抽离出来,对影视场景的重现依然能历历在目(这也是梶浦由纪作为 OST 作曲者经常被人诟病的地方,不过这就和本文无关了)。而Revo 则更难 :他做的是脱离映像的创作,却做出了如电影映像一般的效果。作曲对他来说,只不过是整个创作的一个组成部分——

  设计 Story CD 的时候,他是编剧 ;

  作曲的时候,他是摄影 ;

  规划曲目的时候,他是剪辑 ;

  整合旋律、调配安排歌手和乐器的时候,他是导演。

  所以,Revo 才对任何旋律都能信手拈来。因为他的创作已经在心目中规划成型,其它东西都只是他调用的素材罢了——如果不能理解这一点的话,就算学到了 Sound Horizon 的某些技巧,那也不过是皮毛而已。▲

 

转百度十二国记吧~~~

 

 

 

============================

 

 

 

有天,天帝喝醉了,下旨允许王和麒麟结婚,性别不用考虑,年龄也不是问题,只要是本国的就行.圣旨一下,称颂顿起,十二国除去无王和麒麟的,都一片人仰马翻的忙碌.

 

恭国.

供麒满眼热泪;"伟大的天帝,英明的天帝!终于想起保护您的的麒麟."

珠晶:"......"

"主上,您要是再打我,我就可以以家庭暴力的理由,去妇联申诉."

,话音刚落,供麒的脸上又长出五个红印.

珠晶:"笨蛋就是笨蛋,你真以为这是天帝为保护你制定的法律?错了,太错了.实话告诉你吧,这是私有权保障法,是为了阐明我的权力.去妇联申诉?小样,就是打残了你,告到法院,也是内部矛盾,调解为主."

供麒:"......"

 

戴国.

骁宗深情款款地望着泰宝宝:"蒿里,我们可以结婚了."

泰宝宝:"骁宗主上,结婚是什么意思?"

",这个就是蒿里可以和我住在一起了,"

"这样啊,可以和骁宗主上住在一起,那我们结婚吧."

听到泰宝宝的回答,骁宗激动万分,走西王母的后门果然没走错,玉也没有白送,喝醉了的天帝,被西王母几句枕风,稀里糊涂的下了圣旨.这下,再也不用怕被某人嘲笑为变态的恋童狂了,尽管那家伙自已也是个变态的恋童狂.

"骁宗主上.什么是变态的恋童狂?"泰宝宝一脸的天真.

"......"糟了,居然说了出来."这个啊,变态的恋童狂就是,就是夸别人英明神武的意思."

泰宝宝:"这样啊.我知道了."

这以后,每当泰宝宝夸奖别人,总会在最后来一句,你真是个变态的恋童狂啊.

 

雁国.

尚隆本来是想和六太来个浪漫的旅游结婚,但遭到强烈反对,无奈之下,只好在关弓城内举行盛大的婚礼.

结婚当天,关弓城内,人山人海,上至碧霞元君,蓬山女仙,各国大使,文武百官,下到贩夫走卒,*流氓,偷儿乞丐,记者同人.真是笑声如雷,歌声如潮.

终于有记者冲破重围,获得了首访权.

记者:”请问延王对婚礼有什么感想?”

尚隆唱:”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梦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

众人尖叫,有同人女做满眼心状.

记者:”请问延王最想和台辅说句什么?”

尚隆继续唱:”爱你不是两三天.”

众人感动,五百多年了啊,不容易.

记者:”请问延王认为这段感情还能维持多久?”

尚隆仍唱:”向天再借五百年.”

众人已控制不了激动的情绪,有人打出”尚隆尚隆我爱你,就象老鼠爱大米”的条幅,有人在齐声大喊:”我主尚隆,神武英明,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记者:”请问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尚隆沉呤:”这个么,想先带他去趟铁岭.”

 

 

 

============================

 

 

 

范国.

吴蓝涤已哭了一个小时,直哭的风云变色天地无光,梨花一枝春带雨.

”呜呜,梨雪,我不要活了,呜呜......"

梨雪:”主上.”

”呜呜......我的隆郎,我狠心短命的隆郎,我狠心短命杀千刀的的负心郎啊,呜呜......"

梨雪的脸有丝扭曲,短命?治世五百多年还叫短命?负心?这哪跟哪啊.

”呜呜......我的隆郎啊,你好狠的心,和六太那个小妖精双宿双飞,你让奴家我怎么办?呜呜......"

梨雪的脸开始发黑.

”呜呜......隆郎,你不知道人家对你的一片真心么,你不知道人家心里只有你一个么?呜呜......"

梨雪忍了再忍,终于还是跳了起来:”主上,虽然黄医说适量的流泪可以增进体内内循环,美容养颜,但您一哭就是一个小时,看看您现在成什么样子了,这哪里还是我风华绝代的主上啊.”

愤怒的梨雪递过去一面镜子.

顿时,一声凄惨的叫喊响彻在王宫的上空.

镜子中,红如桃子的眼,乱如飞蓬的发,整一个猪头在世.

”我的脸,我的脸.”吴蓝涤眼泪再次流出,这次,是真正的哭了.

 

 

 

============================

 

 

 

奏国.

栌先新大乐,明嬉大怒,昭彰大忧.

"昭彰啊,别担心,我会好好的对你的.”宗王安慰宗麟.

"那我呢?"说话的是大太子利达,满面凶狠.

"那我呢?"说话的是二太子利广,剑已出鞘.

栌先新冷汗直流,忘了这两个家伙.堆出一脸笑,宗王态度和如春风:”有话好好说,我们是一家人么,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的?快放下剑,我们要团结,团结."

”昭彰是我的.”大太子宣告所有.

”昭彰是我的.”二太子不甘示弱.

”可我才是宗王,所以昭彰是我的才对,啊,不,不,大家都是王.昭彰是大家的.”

”昭彰只有一个.”大太子说.

”我们有三个.”二太子说.

”那就让昭彰自己选一个吧.”栌先新说.

三道目光齐齐射向宗麟.

不选我还能选谁,我是宗王.栌先新自信满满.

不选我还能选谁,我年轻有为.利达满满自信.

利广含情脉脉的望着宗麟,我这样的风流潇洒,不选我还能选谁?

昭彰沉默.

不是我?那会是谁?我要把他驱逐出奏.栌先新想.

不是我?那会是谁?我要把他陷害入牢.利达想.

不是我?那会是谁?我要杀了他.利广的剑又出鞘.

昭彰依然沉默.

”快说啊.”三张焦急的脸.

”是谁都无所谓.”三张虚伪的脸.

就在三人等到白发三千丈时,宗麟终于开了口:”是谁都无所谓么?”

”对,只要是我们一家人.”先划好范围,要不就亏大了.

”那好,”宗麟笑靥如花:”我选,我选文姬.”

 

 

 

============================

 

 

 

庆国.

阳子问景麒:”一定要结婚么?”

”当然,主上.”万年不变的蛋糕脸,看不出有任何喜悦.

”可是,我以为景麒不喜欢我这样的王呢.”

”这是天命.主上不想让我失道吧?”

”啊,我当然不想.”

"那就结婚."

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把笨蛋骁宗哄了,拿戴国的玉打通王母的关节,你不结婚,我上哪再去找个新娘去.

 

”景麒,一定要穿得这么隆重么?"

"当然,主上要体现出君王的风范."

”可是,很别扭啊,景麒不觉得么?"

试穿礼服的阳子,问身边的台辅.

"不会,主上穿什么都很好看."

"这样啊,既然景麒说好,那就好吧."

当然好,洁白的礼服上,绣的是一只麒麟,一只淡金色毛发的麒麟.这可是特地从范国请专人绣上的. 

 

"景麒,一定要公告天下么?"阳子看着奋笔疾书的台辅.

"是,不能让别人小看我们庆国."

"也对,我总是忘了这是常世.''

无聊的阳子开始翻看台辅面前那一大叠信件,"景麒,你发了这么多邀请函啊,他们,不一定有时间来呢."

"来不来是他们的事,不能让别人说我们不知礼仪."

"咦,也有给乐俊的,还是景麒想的周到.他可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所以我才用私人的名义邀请他,请他务必前来参加婚礼."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死老鼠.

 

"景麒,为什么不让虎啸再担任内宫守卫?"

"主上,今后我要搬来这居住的,对么?"

"对啊,但这和虎啸保护我有什么关系?他可是我的大仆.'

"主上,我有使令,今后使令将负责您的安全,您不相信使令的能力和忠诚么?"

"我当然相信."阳子急忙安慰一脸受伤的麒麟:"只是,虎啸会不会有什么想法,毕竟保护我是他的职责."

"主上,虎啸大仆已是一个大龄青年了.您要为他着想,你不会希望他今后孤独终生吧?"

"啊,是我的不对,虎啸啊,以后看上谁,别忘了和我说一声,我一定大力支持."

郁闷的大仆只有恨恨的瞪着貌似善良的台辅.

御敌于国门之外,兵法要诀.

 

"景麒,为什么不让玲和祥琼陪着我.要规定她们入内宫的时间?"

"主上,天纲第一条,应以仁道治天下."

"我知道,但这和仁道有什么抵触么?''

"主上,你占用了玲女官和祥琼女史太多的时间."

"我们是好朋友,以前就经常在一起聊天的."

"主上,因为是好朋友,所以才更要为对方着想."

"什么意思,景麒?"

"主上,您忘了,玲女官和祥琼女史都已结过婚了么?她们不仅有主上一人,还有自己的家啊."

阳子惭愧的低下头:"是我不好,忘了她们还有亲爱的人在家中等她们."

占用相亲相爱的人相对的时间,是不道德的事,玲,还有祥琼,你们要做君子.

 

"景麒,玉叶并没有结婚,为什么你也不要她留下?"

"主上,您好象是误会了,我并没有不让玉叶留下."

"那你说不得招唤,不许随意入内,是什么意思?"

"主上,今后我要和您住在一起的,您又忘了吧."

"我没忘."阳子的脸有丝晕红.

"玉叶是随身服侍您的人,我绝不会剥夺她的这种荣誉,不过我搬来后,她随意出入,多少还是会有些不方便."

"呃?"

"请您想想,万一我正在洗澡,玉叶进来了,怎么办?"

阳子想象景麒在洗澡玉叶闯进来的场面,有种想杀人的冲动.

景麒笑了,亲爱的,更正一下,是我和你,正在洗澡.

2009.04.10

 

幾許かの平和と呼ばれる光 其の影には常に悲惨な争いがあった
【照下多少道被称为和平的光 在阴影中持续着凄惨的杀伐】
葬列に参列する者は 皆一様に口数も少なく
【去参加葬礼的人们 全都一语不发】
雨に濡れながらも 歩み続けるより他にはないのだ……
【即使被雨打得透湿 也要前进——除此无它……】

瞳を閉じて暗闇(やみ)に 吐息を重ねる
【在双目轻瞑的黑暗中 将呼吸交错】
そっと触れた温かな光は 小さな鼓動
【轻触而上的温暖光芒 是微弱的律动】
否定接続詞(Ne)で綴じた書物(かみ)が 歴史を操る
【写满否定连接词(Ne)的书本(纸) 将历史操纵】
そっと振れた灼かな光は 誰かの『焔』
【轻触而上的灼热光芒 又是谁的“火焰”】

気付けば道程は 常に苦難と共にあった
【早就知道,旅途中总会有苦难相伴】
耐えられぬ痛みなど 何一つ訪れないものさ…
【但无可忍耐的痛苦 却决不会来到】

歓びに咽ぶ白い朝 哀しみに嘆く黒\い夜
【喜极而泣的白色的黎明 悲伤哀叹的黑色的晚上】
我等が歩んだ此の日々を 生まれる者に繋ごう…
【我们前行的这多少日夜 都是在与生者紧紧相连…】
瞳に映した蒼い空 涙を溶かした碧い海
【眼眸映出的苍蓝的天空 泪水溶入的澄碧的海洋】
我らが愛した此の世界(ばしょ)を 愛しい者に遺そう……
【我们在自己所爱的世界(这里) 将所爱的人留下……】
嗚呼… 朝と夜 は繰り返す 煌めく砂が零れても…
【啊… 昼与夜 交替接续 直到光耀的沙尘零落…】
嗚呼… 朝と夜 は繰り返す 愛した花が枯れても…
【啊… 昼与夜 交替接续 直到所爱的花朵萎枯…】
嗚呼… 朝と夜 は繰り返す 契った指が離れても…
【啊… 昼与夜 交替接续 直到钩住的手指分离…】
嗚呼… 朝と夜 を繰り返し 《生命》(ひと)は廻り続ける……
【啊… 昼与夜 交替续接 “生命”(人)永续流转循环……】

美しい『焔』(ひかり)を見た 死を抱く暗闇の地平に
【看见了美丽的“火焰”(光芒) 闪耀在黑暗死寂的地平线上】
憎しみ廻る世界に 幾つかの『愛の詩』を灯そう…
【它会在这充满憎恨的世界中 将多少“爱之诗歌”点亮?…】
何れ程夜が永くとも 何れ朝は訪れる——
【无论黑夜有多么漫长 黎明也终会降临在世上——】
独りで寂しくないように 《双児(ふたご)の人形(la poupée)》を傍らに
【像是不要让他永远孤单 “双胞胎人偶(la poupée)”陪伴在旁】
小さな棺の揺り籠\で 目覚めぬ君を送ろう…
【将这小小的棺材当作摇篮 送别再也不会醒来的你】
歓びに揺れたのは《紫色の花》(Violette) 哀しみに濡れたのは《水色の花》(hortensia)
【欢快地摇动的“紫色的花朵”(Violette) 悲伤地湿漉的“淡蓝的花朵”(hortensia)】
誰かが綴った此の詩を 生まれぬ君に贈ろう…
【将不知何人所做的这首诗作 献给再也无法生存的你…】
歴史が書を創るのか 書が歴史を創るのか
【是历史创造了书呢 还是书创造了历史】
永遠を生きられない以上 全てを識る由もなく
【既是无法永远生存 也就全然无法知道】
朝と夜の地平を廻る 『第五の旅路(たび)』
【在地平线上循环的昼夜 “第五之旅程”】
離れた者が再び繋がる日は 訪れるのだろうか?
【与离散之人重逢的日子 也终会到来吗?】

懐かしき?#123;べ 其れは誰の唇か——
【那怀念的曲调 是谁的双唇在吟颂——】
嗚呼… 《物語》(Roman)を詩うのは……
【啊… 歌唱着“故事”(Roman)的是……】
「其処にロマンは在るのかしら?」
【“那里有Roman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