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如何也動不了……
不知道從什麽時候就變成這樣了,沒有淚水,也沒有振顫。

他輕輕的撫摸她的發梢,為她打很美麗的蝴蝶結,正紅色上面有暗紋,是妖嬈的大麗花。
染眉,勾唇,點痣,扇粉,抹香。

我是錫,躲藏在舞姬的心中。
當舞姬決定變成現在的模樣,不再微笑的時候,她所有的愛就化成了現在的我。

望著圻欄中的篝火,他笑了。
他把新制的玩偶丟入火中,它沒有臉。
舞姬被掛在屋頂中央。沒有落灰。
我說:他爲什麽燒了它?

(一週閒、、、)
他又燒了個玩偶。這個玩偶仍然沒有臉。
舞姬還是在屋頂中央,有了層薄薄的灰。
我說:好了又燒了一個,他是個瘋子。最好不要連我一起燒掉。

(5カ月後、、、)
這是他燒的第21個玩偶。
舞姬,看起來已經無法再依稀可辨了,她只是一堆接灰的木頭和布條。
我說:看來他已經忘記她了,這樣也好,反正不會被燒了。

(3日閒、、、)
屋子起火了,是他自己放的火……
他死之前一直看著她,直到被屋椽砸死。
消防車一直不來,所以拴著舞姬的繩子斷了後,舞姬便在火中起舞了,火吞噬著她的身體,直到所有故事中都會出現的雨澆滅發臭的火焰。

然後我覺得悶熱,因爲接觸了真水和空氣。

於是我化了。

變成了氣體,也真正的得到解放了。



(300年前、、、)
哇獳也是在那裏被打扮。
染眉,勾唇,點痣,扇粉,抹香。
主人在那裏用刺針在玉瓷般的美人背上繡上:
真水無香

哇獳乃舞姬,每日起舞於樓閣。
習傷身之舞,隔月放縱以銷魂。
眉士悲,令人為偶人,命師樂藏哇獳發絲於偶人内。
遂珍惜之若姬魂。
傳九代,為愛無數竟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