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把主线放着,嗯,不要期待,很慢很慢,年内卷一能否出来都是问题。

卷一 佳者嫣然

人皆言,双生子是世上心意最能相通之人。他与她,是双生。亲密到,一个呼吸便能知会对方的心意。朝夕耳鬓厮磨,原以为,会这样一直一直下去。然而,他与她,皆遇上了他。嫁予他为妃,她自然是欣喜的,虽然,她知道他爱得不是她,她只是,那个人的影子。但她依然义无反顾的踏入了这个局。只是,她猜到了开头,却猜错了结局,亦或许,这个局本身就没有结局。

卷二 与云知意

他与他第一次遇见,便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孤寂。他自闭冰谷不问世事追悼爱人,一颗冰封太久的心,已忘记如何去爱,他身中奇蛊命悬一线,一颗千疮百孔的心,已归于死寂。初次交会,他从他眼中看到了一些熟悉的东西,一些已不复存在的东西。于是,他为了他再度踏足江湖,一起前往南疆找寻蛊母。一路走来一路生死与共,渐渐的,有些事情,开始乱了。他答应他,如若蛊能解,便和他一起回冰谷从此绝迹江湖。但命运,似乎不放过他......

卷三 开到荼靡

他与他是天生的死对头,打小相互算计相互拆台相互比拼一路长大,至今未能分出胜负。一本奇书,一个身中奇蛊的人,以及那人背后不凡的身世。引来各方势力想据为己有。他与他亦牵涉其中。南疆翠寒潭畔,那人摆下奇阵。与是他与他打赌,以破阵者胜为多年比拼做下了结。阵破了,但彼此之间的休止符,却无法划下。开到荼靡花事了,他与他之间,也许真的会纠缠一生。

卷四 咫尺相忘他是储君而他是国师,在不适当的时间里邂逅。不能相爱,深深鸿沟横于他们之间。于是他退让,朝堂内外只做贤臣。刻意忘记他与他的曾经。于是他麻痹,流连脂粉,甚至纳了他双生胞姐为妃。那一点渴渴慕,那一点希翼,被他与他小心的隐埋。但是有些事情。不是隐埋就可以永远不必面对的。因果,是命运的丝线,一早已将所有人牢牢栓住,每个人都是这线的傀儡。不能反抗,唯有按照线的轨迹,一步步演完这出戏。于是最终,他赢了天下,输了他。待到再见,已是咫尺相忘......

番外 朔夜优昙

优昙发馨香,朔夜断人肠。优昙,世间奇毒,唯有司花小主方知如何得解。解其毒性后便具奇效,起沉疴、活死人。她是与世无争天然纯善的优昙小主,他是世代守卫小主的暗侍。他将她捧在手上小心呵护。她与他间的关系,再简单明了不过。优昙本是奇毒,唯有司花小主才能制出解药。既然守护的不是凡物,便必然会引来各方觊觎。而守护者本身,也要承受那个悲凉的命运。最终,她逃脱不了每代优昙小主同样的命运,于他怀中含笑而逝,也带走了,他的心。好累,终于写完了,于是大家帮忙想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