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百度十二国记吧~~~

 

 

 

============================

 

 

 

有天,天帝喝醉了,下旨允许王和麒麟结婚,性别不用考虑,年龄也不是问题,只要是本国的就行.圣旨一下,称颂顿起,十二国除去无王和麒麟的,都一片人仰马翻的忙碌.

 

恭国.

供麒满眼热泪;"伟大的天帝,英明的天帝!终于想起保护您的的麒麟."

珠晶:"......"

"主上,您要是再打我,我就可以以家庭暴力的理由,去妇联申诉."

,话音刚落,供麒的脸上又长出五个红印.

珠晶:"笨蛋就是笨蛋,你真以为这是天帝为保护你制定的法律?错了,太错了.实话告诉你吧,这是私有权保障法,是为了阐明我的权力.去妇联申诉?小样,就是打残了你,告到法院,也是内部矛盾,调解为主."

供麒:"......"

 

戴国.

骁宗深情款款地望着泰宝宝:"蒿里,我们可以结婚了."

泰宝宝:"骁宗主上,结婚是什么意思?"

",这个就是蒿里可以和我住在一起了,"

"这样啊,可以和骁宗主上住在一起,那我们结婚吧."

听到泰宝宝的回答,骁宗激动万分,走西王母的后门果然没走错,玉也没有白送,喝醉了的天帝,被西王母几句枕风,稀里糊涂的下了圣旨.这下,再也不用怕被某人嘲笑为变态的恋童狂了,尽管那家伙自已也是个变态的恋童狂.

"骁宗主上.什么是变态的恋童狂?"泰宝宝一脸的天真.

"......"糟了,居然说了出来."这个啊,变态的恋童狂就是,就是夸别人英明神武的意思."

泰宝宝:"这样啊.我知道了."

这以后,每当泰宝宝夸奖别人,总会在最后来一句,你真是个变态的恋童狂啊.

 

雁国.

尚隆本来是想和六太来个浪漫的旅游结婚,但遭到强烈反对,无奈之下,只好在关弓城内举行盛大的婚礼.

结婚当天,关弓城内,人山人海,上至碧霞元君,蓬山女仙,各国大使,文武百官,下到贩夫走卒,*流氓,偷儿乞丐,记者同人.真是笑声如雷,歌声如潮.

终于有记者冲破重围,获得了首访权.

记者:”请问延王对婚礼有什么感想?”

尚隆唱:”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梦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

众人尖叫,有同人女做满眼心状.

记者:”请问延王最想和台辅说句什么?”

尚隆继续唱:”爱你不是两三天.”

众人感动,五百多年了啊,不容易.

记者:”请问延王认为这段感情还能维持多久?”

尚隆仍唱:”向天再借五百年.”

众人已控制不了激动的情绪,有人打出”尚隆尚隆我爱你,就象老鼠爱大米”的条幅,有人在齐声大喊:”我主尚隆,神武英明,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记者:”请问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尚隆沉呤:”这个么,想先带他去趟铁岭.”

 

 

 

============================

 

 

 

范国.

吴蓝涤已哭了一个小时,直哭的风云变色天地无光,梨花一枝春带雨.

”呜呜,梨雪,我不要活了,呜呜......"

梨雪:”主上.”

”呜呜......我的隆郎,我狠心短命的隆郎,我狠心短命杀千刀的的负心郎啊,呜呜......"

梨雪的脸有丝扭曲,短命?治世五百多年还叫短命?负心?这哪跟哪啊.

”呜呜......我的隆郎啊,你好狠的心,和六太那个小妖精双宿双飞,你让奴家我怎么办?呜呜......"

梨雪的脸开始发黑.

”呜呜......隆郎,你不知道人家对你的一片真心么,你不知道人家心里只有你一个么?呜呜......"

梨雪忍了再忍,终于还是跳了起来:”主上,虽然黄医说适量的流泪可以增进体内内循环,美容养颜,但您一哭就是一个小时,看看您现在成什么样子了,这哪里还是我风华绝代的主上啊.”

愤怒的梨雪递过去一面镜子.

顿时,一声凄惨的叫喊响彻在王宫的上空.

镜子中,红如桃子的眼,乱如飞蓬的发,整一个猪头在世.

”我的脸,我的脸.”吴蓝涤眼泪再次流出,这次,是真正的哭了.

 

 

 

============================

 

 

 

奏国.

栌先新大乐,明嬉大怒,昭彰大忧.

"昭彰啊,别担心,我会好好的对你的.”宗王安慰宗麟.

"那我呢?"说话的是大太子利达,满面凶狠.

"那我呢?"说话的是二太子利广,剑已出鞘.

栌先新冷汗直流,忘了这两个家伙.堆出一脸笑,宗王态度和如春风:”有话好好说,我们是一家人么,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的?快放下剑,我们要团结,团结."

”昭彰是我的.”大太子宣告所有.

”昭彰是我的.”二太子不甘示弱.

”可我才是宗王,所以昭彰是我的才对,啊,不,不,大家都是王.昭彰是大家的.”

”昭彰只有一个.”大太子说.

”我们有三个.”二太子说.

”那就让昭彰自己选一个吧.”栌先新说.

三道目光齐齐射向宗麟.

不选我还能选谁,我是宗王.栌先新自信满满.

不选我还能选谁,我年轻有为.利达满满自信.

利广含情脉脉的望着宗麟,我这样的风流潇洒,不选我还能选谁?

昭彰沉默.

不是我?那会是谁?我要把他驱逐出奏.栌先新想.

不是我?那会是谁?我要把他陷害入牢.利达想.

不是我?那会是谁?我要杀了他.利广的剑又出鞘.

昭彰依然沉默.

”快说啊.”三张焦急的脸.

”是谁都无所谓.”三张虚伪的脸.

就在三人等到白发三千丈时,宗麟终于开了口:”是谁都无所谓么?”

”对,只要是我们一家人.”先划好范围,要不就亏大了.

”那好,”宗麟笑靥如花:”我选,我选文姬.”

 

 

 

============================

 

 

 

庆国.

阳子问景麒:”一定要结婚么?”

”当然,主上.”万年不变的蛋糕脸,看不出有任何喜悦.

”可是,我以为景麒不喜欢我这样的王呢.”

”这是天命.主上不想让我失道吧?”

”啊,我当然不想.”

"那就结婚."

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把笨蛋骁宗哄了,拿戴国的玉打通王母的关节,你不结婚,我上哪再去找个新娘去.

 

”景麒,一定要穿得这么隆重么?"

"当然,主上要体现出君王的风范."

”可是,很别扭啊,景麒不觉得么?"

试穿礼服的阳子,问身边的台辅.

"不会,主上穿什么都很好看."

"这样啊,既然景麒说好,那就好吧."

当然好,洁白的礼服上,绣的是一只麒麟,一只淡金色毛发的麒麟.这可是特地从范国请专人绣上的. 

 

"景麒,一定要公告天下么?"阳子看着奋笔疾书的台辅.

"是,不能让别人小看我们庆国."

"也对,我总是忘了这是常世.''

无聊的阳子开始翻看台辅面前那一大叠信件,"景麒,你发了这么多邀请函啊,他们,不一定有时间来呢."

"来不来是他们的事,不能让别人说我们不知礼仪."

"咦,也有给乐俊的,还是景麒想的周到.他可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所以我才用私人的名义邀请他,请他务必前来参加婚礼."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死老鼠.

 

"景麒,为什么不让虎啸再担任内宫守卫?"

"主上,今后我要搬来这居住的,对么?"

"对啊,但这和虎啸保护我有什么关系?他可是我的大仆.'

"主上,我有使令,今后使令将负责您的安全,您不相信使令的能力和忠诚么?"

"我当然相信."阳子急忙安慰一脸受伤的麒麟:"只是,虎啸会不会有什么想法,毕竟保护我是他的职责."

"主上,虎啸大仆已是一个大龄青年了.您要为他着想,你不会希望他今后孤独终生吧?"

"啊,是我的不对,虎啸啊,以后看上谁,别忘了和我说一声,我一定大力支持."

郁闷的大仆只有恨恨的瞪着貌似善良的台辅.

御敌于国门之外,兵法要诀.

 

"景麒,为什么不让玲和祥琼陪着我.要规定她们入内宫的时间?"

"主上,天纲第一条,应以仁道治天下."

"我知道,但这和仁道有什么抵触么?''

"主上,你占用了玲女官和祥琼女史太多的时间."

"我们是好朋友,以前就经常在一起聊天的."

"主上,因为是好朋友,所以才更要为对方着想."

"什么意思,景麒?"

"主上,您忘了,玲女官和祥琼女史都已结过婚了么?她们不仅有主上一人,还有自己的家啊."

阳子惭愧的低下头:"是我不好,忘了她们还有亲爱的人在家中等她们."

占用相亲相爱的人相对的时间,是不道德的事,玲,还有祥琼,你们要做君子.

 

"景麒,玉叶并没有结婚,为什么你也不要她留下?"

"主上,您好象是误会了,我并没有不让玉叶留下."

"那你说不得招唤,不许随意入内,是什么意思?"

"主上,今后我要和您住在一起的,您又忘了吧."

"我没忘."阳子的脸有丝晕红.

"玉叶是随身服侍您的人,我绝不会剥夺她的这种荣誉,不过我搬来后,她随意出入,多少还是会有些不方便."

"呃?"

"请您想想,万一我正在洗澡,玉叶进来了,怎么办?"

阳子想象景麒在洗澡玉叶闯进来的场面,有种想杀人的冲动.

景麒笑了,亲爱的,更正一下,是我和你,正在洗澡.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iyamaminyuki.blog124.fc2blog.us/tb.php/147-93bbe2a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