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团请见此:http://www.sunpp.com/bbs/viewthread.php?tid=2374148&extra=&page=1

Baroque子:荃
拍摄/后期:隽/荃

楔子:

日安,可爱的小姐啊!我们已从这名为世界的枷锁中解放。

                           那是心中受到深深伤害的人 绝对无法抗拒的魔性之音……

譬如那信从着方舟的少女……
譬如那扭曲珍珠般的女郎……
譬如那妹妹被牺牲的姐姐……
譬如那为星尘操纵的女人……
没有人能从假面的男人ABYSS
那里逃脱……


                                    黄昏之葬列……欢迎来到乐园的游行......

 



“只有她……才是我的Alice吧……”



主啊,我杀了人,
    亲手杀死了,那对我来说无比重要的女性。






回想起来,我从小就相当地胆怯。
所谓的“别人”,对我来说总是无比可怕的存在。

我认知中的世界和、别人认知中的世界。
我感受到的感觉和、别人感受到的感觉。

对于这种“不同”,我感到难以忍受的恐怖。
而那就和“拒绝”联系到了一起,我在冥冥之中也能明白。

即使是快乐的对话,我也害怕加入其中。
我完全不能理解,别人为了相互接近而显露的笑容。

干脆变成像空气那样就好了,我一直紧闭双唇。
而第一次与那样的我搭话的,就是她。












美丽的少女,温柔的少女。
有着如月儿般柔雅的微笑,令人印象深刻的少女。

在起初的迷惑之后,我很快就喜欢上了她。
我在与她长久的交往之中,学到了许多东西。

所谓的“不同”其实只是“个性”,是人借以“认同”所谓“别人”的东西。
重要的并不是“相同的事物”,而是人与人之间的“互相理解”。

不过,只有一点,我和她是“完全不同”的。

疯狂的爱欲之火将我焚烧烤炙,痛苦万分。
我完全无法自已,因为我“已经爱上了她”。






我鼓足全身勇气,把情感全部向她告白。
然而,我的感情却被她“拒绝”了。
那时她说出的话语,是何等地悲哀。
我终于明白,那决定性的“不同”,其实是“无法理解”。

到此为止的记忆,很不可思议地,都十分客观。
她哭着逃开,而我则追了过去。
仿佛纠结缠绕一般从石阶上滚落,“性别倒错扭曲”(Baroque)的女郎们。
一边诅咒着爱情,一边从石阶上滚落……

这扭曲的心灵,这扭曲的贝壳,
我的红色珍珠也已经扭曲了吗?




我的告解并不指望得到谁的宽赦。
这罪孽的缘由,就是我和她之间的羁绊相牵。
这罪孽的深重,即使是神也无法宽赦吧……。




“那么,就让我来宽赦你吧……”

扭曲珍珠般的女郎,在扭曲之日逝去……(Baroque Vierge, Baroque zi le fine...)

——巨响的雷鸣 浮现的人影
不知何时在祭坛之后站立着“假面的男人”——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iyamaminyuki.blog124.fc2blog.us/tb.php/15-f46606b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