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是一场必经的荒谬,即使天纵英才,又有几人能预知,这世上原来还有一出戏叫做“结得成夫妻,却未必修得成正果”。

但金子姗,在初见珞炎的时候,就已然预知了,他们的结局。

七岁时,御花园的公孙树下,她认真的看着珞炎的眼睛,说:“请表哥等子姗五年,五年后子姗必当前来都城,助表哥开创一番盛世之治”。珞炎当时只觉得金子姗不过是在讲着孩子气的玩笑话,且一个稚龄弱女,即使天姿聪颖又能有何建树?却不曾想到,五年后这位金家四小姐当真依约前来,并且与他从前一路生死进退,不离不弃,助他开创了北齐的万盛之世。

金子姗,北齐四大权门之一淩渊金氏之四小姐,五行不全,右手因叛出家门时自残从此不能使力;自庆历七年入宫起至庆历三十四年,伴随珞炎走过了二十七年,助他成为北齐建国以来最伟大的一代君,使翼王珞炎的大名响彻四国达二十五年之久。始封贵人,后进为彤嫔。这位金四小姐相貌清雅、文武全才,治国、兵法、六艺、五行八卦奇门遁甲无所不通,且一言一行无不透着大气与智慧,让人忘其真实年龄;不喜只栖于宫闱,一年中总有三四个月游历江湖,身边时刻都带着架十二弦琴,以及……一面雕有蝉栖于叶的天蝉珮——除掌家之令外唯一能调动金氏所有死士的信物。

她是继燕王林燕栖后,陪伴珞炎最长时间的人,翼王敬她信她怜她,甚至想封她为大妃,却从不曾爱过她,这样的宠而不爱,何其可悲!而金子姗,对这一切,只是处之泰然。

后来康慈曾问:“小姐可为做出的选择后悔过”?此时已隐居道观一身缁衣的金子珊答到:“我看着表哥与隐王一生情憾,与燕王一世情觞,于是庆幸自己终其一生从未懂得情爱二字。”说着这样话的子姗,寂寂一笑,云淡风轻。

真的未曾懂过吗?聪慧如她,怎可能不识情爱;只因为一开始,就看到了结局,所以亲手扯断了她与他之间的情缘线,她的爱情,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

宫史记载:庆历三十四年冬,翼王宾天,谥号睿武。(当日)彤嫔长闭宫门,次日出,满头青丝化白发。新帝继位,欲尊其为太后,婉拒,遂放弃名位离宫出家,号“幼微”。

离宫三月后,天蝉珮出现在已任金氏家长的金子衡手中,那个喜怒从不形于色的男人在握住这面天蝉珮时,泪流满面……

金子姗进宫时,只带随身侍从两名——娆(康慈)和素羽白薇,离宫时,只带走了那架十二弦琴,她踏入帝城时干干净净,现在离开依旧走得干干净净。翼王临终,问她有何心愿未偿,她答:“子姗一生所求,唯有与表哥相伴,此愿已偿,除此再无它愿”。翼王伸手轻抚她面庞,用微不可及声音说了句:傻孩子。她静静看着他,说:“表哥,有些事情,你永远不会懂”。他不知道,她与他,御花园公孙树下立约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一世相知相守却不相爱的因缘。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iyamaminyuki.blog124.fc2blog.us/tb.php/156-927fb35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