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撕杀都停止了,只留余音尚在耳边萦绕,景福宫燃起的熊熊大火映红了整个都城的天空,我站在大殿的正中,全然不理会已开始冒着青烟的梁柱。
      看看身周,披着的貂裘早已在刚才的动乱中染满血迹,分辨不出来本来颜色,再加上一身的伤,现在的我,大概比街边的流民更加不堪,但是,已经不重要了。待到大殿的梁柱塌陷,我便会与这景福宫的主殿一起于火中化为灰烬,了无痕迹,
      浓烟开始在大殿升腾,我摸索着探了下身上的伤,左臂的刀伤虽然伤口极大,但终不过是皮外伤,致命的伤在右胸,巽王那一剑不是好挨的,他恨极了我,故那一剑使了十成的力,又是透胸而过,虽然没有正刺中心脏但到底也造成极重的伤,不消片刻即便大罗金仙降临也难保我性命。
      失血过多的身体不耐久站,我倚着一面尚未起火的墙壁慢慢坐下,殿顶琉璃雕成的金龙在火光中忽明忽暗,仿佛有了生命,火势已蔓延到正殿,四面皆是浓烟滚滚,呛鼻的烟尘伴着失血的寒冷一阵阵侵来,渐渐的我开始意识不清。
     耳畔仿佛飘来一缕歌声,火焰的哔驳声里听不真切,依稀记得初进王府时望着廊下的双燕,挥毫写就:每岁同辛苦,看人似有情。乱飞春得意,幽语夜闻声。整羽庄姜恨,回身汉后轻。
豪家足金弹,不用污雕楹。以自比身世,后来翼王每每提及都会笑我太自轻。翼王珞炎,我还是不习惯叫他的名,也不习惯称他为圣上。人人皆慕名妒我手握大权,又得他极度宠爱,却不知我心底所求,唯只与他平淡到老。但是圣上和燕王毕竟不是凡人,也无法做凡人,因为他们代表着北齐——北方的霸主。
      他现在,应已平安逃出皇宫,在京郊燕云寺等我吧,只是终就,我还是失约了。
犹记还是在王府时,王妃崩逝,那个被冠以“全”字为封的女人带走了珞炎在世间最后的一丝爱,从此他的人生便只剩下君临天下这一执念。而我,选择了一路陪他走下去,完成这个心愿,不管脚下的路会由多少鲜血铺就。
      唇角讥诮的上扬,想来世上也无几人可比我这一生激荡起伏,8岁卖身教坊,14岁时因得罪权贵被降为奴籍,15岁偶遇翼王随他入王府,一路陪他挣扎着走来,夺权、夺嫡、直到夺位后被他封王,倚兰曾问过我,后不后悔做出那些选择,我当时答她人这一辈子,有些事做了,便不能悔。到如今回首看去,世事不过皆为一场空罢了。
     但至少现在,从北齐到南越,无人不知我林燕栖。即使今后史官撰记,用一句帝之宠娈以代之。也无法抹杀我的存在。因为我是北齐燕王,唯一出身贱籍却最终受封的王。
    炙热的火舌已逼近身周,恍惚中我终于听清了那阕曲,竟是我昔年所做得归燕:画堂歌舞喧喧地,社去社来人不看。长是江楼使君伴,黄昏犹待倚栏干。
    他年春燕归来,身何在?

啊相公啊老二啊你们都不要打我,我很弱小的.
这只是个断章,有感于清明写的,正篇,正篇你们就慢慢等吧.
不过林燕栖是我这次塑造的人物里最喜欢的一个,因为他是男性角色里唯一一个领了便当的,好吧我这人本质其实就是喜欢虐呀~~被追着用鞋拔子丢.
                                                                                                                                            荃心惠质
                                                                                                                                           2009.4.1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takiyamaminyuki.blog124.fc2blog.us/tb.php/87-d43d5a5b